我,荒流,正逐渐往变态路上发展的贫弱文手

自闭孤儿,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来搭我

*mha出坑,宝最新的状态会跟进,别的一律不再在乎
*all爆,主轰爆,之前还会思考正经向什么的现在只想开车
*成为了jo厨。二乔和jo太郎舔狗,西乔西,承受,仗露,杂食,敲碗等jo厨扩列
*dc坑里,只吃不产,不是白嫖,暂时只吃超蝙,老爷舔狗,补番进度中
*日渐化身龙玉涛,暴躁老哥随时启动,不过你要是喜欢我,我超甜

*为什么我的首页上又出现了x契啊
*很短,很糙,dbq(´ . .̫ . `)

(一)、天降系和幼驯染你选哪一个?
    “我选择死亡。”绿谷说,激动地以头抢桌。

(二)、惯例二章讲剧情
    “所以,”与绿谷的激动不同,轰冷静分析,“你接到导演组电话,通知你剧本拿错了其实我们本应该出演的是一部耽美番?”
    “对对对对对,”绿谷疯狂点头,“导演组还说我可以决定攻略结局走哪条线,”他一指轰道,“是天降系轰同学你,还是幼驯染小胜。”
    “这是送命题啊给我一条...

*职英,甜

*群内还债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贺铸《半死桐》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大感谢www


(一)

    雷声在云端呜咽。

    轰睁开眼睛,爆豪坐在床边的背影逆着光撞进他的视野来。

    “做什么?”他睡意昏沉地问。暖黄的灯光并不刺眼,像春朝的太阳。

   爆豪回过身来,面容在灯下有些失真,还有些稚气。“气象台暴雨预警。”他道,“今年的雨季好早啊。”


*非常弱智,非常粗糙(跪)
*我的脑子里都是啥——

    鸡坐在稻草上。
    稻草铺在鸡笼里。
    鸡笼整整齐齐地塞满了鸡舍。
    鸡舍坐落在小院子墙边。
    小院子被密密匝匝的果树围着。
    果树林里爆豪揩去额头上的汗,朝旁边小腿粗的果树上踢了一脚。果树扑扑簌簌晃了晃,落下几片叶子以示友好。他怒骂:“神经病啊相泽消太!!”
    “可能是有点,”轰客观陈述事实,“不过我觉得

*让摸鱼成为常态……
*都挺沙雕的来着
*有雄英时期也有职英期)
*本次四篇,欢迎小红心小蓝手ww

《早安》
    轰早上收拾整齐准备出门时,爆豪还裹在被子里,呼吸平缓悠长。
    轰的手搭在门把上,回头看了看,轻手轻脚地回来,凑近爆豪的睡颜。“胜己?胜己?”
    爆豪皱起眉头,不耐烦地哼了两声,翻身继续睡了。
    轰挫而不折,又凑上去:“胜己,我要走了。”
    “嗯嗯嗯,走吧走吧。”含糊地并听不太清的回答,像在咬轰的肉。
  

*被害妄想症。然而是甜的。
*(低情商)轰第一人称,双向暗恋的故事
*不知为什么有种沙雕的感觉……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大感谢(舔)

    爆豪胜己想杀我。
    再一次和他眼神接触后,我确信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对于这个好战的、暴躁的激进分子,我有理由相信他赤红的眼睛中的是嗜杀的光芒。
    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混蛋老爹曾这么教过我,即使是在战斗时要拿出百倍的勇气。
    我不惧怕、也不畏避和他的战斗,我也清楚自己的实力,但我并不愿意与他产生正面...

*老阴逼背着所有人谈恋爱(网恋x)的故事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司空曙
*重逢的故事,蜜汁庆贺第三季(然而我六号又要去考试wrsndm)请诸君带着我的那一份爱去看首播吧(哭泣)
*小红心小蓝手大感谢!(趴)

(一)
    “来齐了没来齐了没?”上鸣在包间里上蹿下跳,“还有谁没来吗?”
    切岛比他嗓门还大:“爆豪还没来啊你是不是傻!!”
    大家吵吵嚷嚷地要绿谷给爆豪打电话,绿谷皱巴着脸求爷爷告奶奶,说他打电话一定会被骂他可不想在同学们好不容易能聚一聚的时候被发小骂回三岁啊。
  ...

*轰爆,我流ooc

*有毒(他们),有病(我)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大感谢(趴


(一)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控制一下那什么的频率。”

    有天轰焦冻严肃正经地对爆豪说。

    屁股还疼着的爆豪诧异地瞥了他一眼,觉得他脑子有病。

(二)

    轰意外地言出必践。

    腰不酸腚不疼就是觉得少了点啥的爆豪生龙活虎在外面打了一天架,回来后福至心灵问轰道:“你是不是不行...

无题
*轰爆
*r12?

    爆豪睁开双眼,窗帘外透入的微光在雪白枕单上明如月光昭如白日。他半张脸埋在柔软织物间,睁了睁眼,复又阖上,开口声音低哑,几不成声:“天亮了?”
    轰正靠在另侧床头读书,听到这破碎低微的一声,合上书,凑过来道:“天亮了,又黑了。”
    爆豪咳了一声,声音清晰了点:“我睡了一天?”
    “嗯。”轰应道,“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滚开别碰我。”爆豪皱眉道,从床上爬起来,眼睛半开半闭也不知清醒没有,满头满脑嘤嗡


*刀客paro(其实只是莫名其妙的au)

    “刀不是这么用的。”少年看上去也不比他大,却这么批评他。
    他不置可否,只把酒杯再满上。
    少年饮尽杯中酒,看他不回话,恼得把筷子啪地扣在桌上,上挑的眼角没了年少散漫与桀骜,怒意如酒香蔓延:“喂,我说的不对吗?”
    他有些惊讶于少年的易怒,但这点微讶入水入酒中一般转眼泯灭:“和陌生人争吵有什么意思呢?刀是我的,我就得这么用是对的。”他撩起眼皮看向那少年,似笑非笑,眼底却一片古井无波。
   ...

大荒流渡人

子当为我击筑,我为子高歌,人间熙熙攘攘,而我必不在

© 大荒流渡人 / Powered by LOFTER